1. 首页
  2. 行业要闻

坏消息:Clubhouse或不是小创业团队的菜!

Clubhouse类应用进入中国的速度,远比现在看到的要快、要早。8个月之前,也就是去年6月时,就有一款名为聚聚的产品在尝试这一领域。不过那时:

虽然增长势头迅猛,可每增加一个用户带来的不是投资人的青睐,而是成本剧增,团队不得不在巨大的服务器成本和运营成本重压之下,选择关停这个项目。聚聚创始人Joshua-孟思拓也选择简单修改代码后,重新将聚聚上线并开源。

 

不同于之前野心,这次是将聚聚作为自己的“后花园”,甚至产品logo都是内测群群成员头像,团队对外宣称说,不会再与任何从业者竞争。

 

这让我们好奇的是,当回到成本、收益、市场增长空间、用户需求等真实世界后,对小团队来说,Clubhouse类应用乃至语音社交还有空间吗?

 

也因此,见实和Joshua-孟思拓在聚聚App上深聊1个小时,其中不乏对社交网络、内容留存等Clubhouse核心问题的讨论,今天梳理出其中部分精彩内容。尤其当聊到上面这个话题时,见实感受到的是压力:小团队无力解决这些剧增的成本压力。

 

或许,接下来悄悄消失的速度,会超过复制的速度。剩下就是几家巨头的Clubhouse类应用互相PK。

 

好吧,先回到对话中去,希望这些坦诚的聊天能给老铁们更多启发和思考,也欢迎后续更多深聊走起。如下,enjoy:

 

坏消息:Clubhouse或不是小创业团队的菜!
见实:一开始是怎么想到做音频社交的?
 
孟思拓:其实我们是在可控的社交网络里看到了一个非定向通讯需求和社交需求的可能性。读起来可能比较拗口,我依次解释:可控是在熟人之间,不可控即为陌生人社交;非定向是指没有明确的对象或信息,定向就变成了QQ或微信。
 
类似的产品在国外有Discord,但Discord处在一个非常特殊的位置,它的主题是游戏,场景主要是PC互联网。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到来,Discord并没有抓好这别热潮,其产品逻辑太复杂,导致移动端的表现非常糟糕。
 
于是我们做了HERE,在HERE的时候做的是双向沟通,相当于好友版的Clubhouse,你上线之后会通知你的好友,谁有空就可以和你一起来聊天或者打游戏。
 
Clubhouse一开始也是这样,因为大家都是互相认识的,这是这个产品的基础。当时HERE还是很受欢迎的,因为用户会把这里当做他们在线上的家,异地恋的情侣可以在这里聊天;也会把这里当做网吧,朋友们可以一起打游戏。
 
但随着用户越来越多,会发现我们撑不起运营和服务器的费用了。这个时候我们开始考虑通过融资去继续做这件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得到的最多的答复就是让找个对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我们关注到了Clubhouse,二者非常像,或者换句话说,我们的UI都是参考的TTYL,但它在只有1500个用户的时候,就做到了一个亿的估值。
 
于是我就研究了一下它的模式,当时的判断是:这是短视频之后,社交网络上最大的机会。因为内容载体的变化会影响发行机制,这件事在互联网是从没有出现过的,所以一定是一个大的机会。
 
然后我们就调整了产品形式做出了聚聚,尝试继续融资。很快也把用户规模做起来,但投资人还是不买账,后边我们自己又坚持了大半年时间,最后实在迫不得已就停掉了。
 
见实:当时的冷启动是怎么做的?
孟思拓:就和现在一样,都是身边的朋友,然后大家会上来聊一些好玩的东西。
 
见实:聚聚包括HERE都经历了关停的时刻,当时就没有过一些变现的想法吗?
孟思拓:社交网络是不能在早期变现的。我们在最后也收到了一些建议,甚至有人建议做灰产为自己造血。
 
见实:聚聚和Clubhouse都曾降低通讯类职能,是从关注制和好友制的角度去考虑的吗?
 
孟思拓:其实是通讯在社交网络发展过程中占的比重越来越低了,因为用户节点少的时候,通讯性强,用户节点越来越多媒体性就强。
 
见实:那时候主要人群怎样,什么话题是比较热的?
 
孟思拓:人群基本和现在一样,也是互联网、创投圈居多。话题什么都有,有活动的时候就是活动型话题,没有活动的时候闲聊居多,聚聚其实没有主题功能。
 
坏消息:Clubhouse或不是小创业团队的菜!
见实:没有主题功能?
 
孟思拓:对,不光聚聚没有,当时Clubhouse也没有。功能的背后是需求,需求积累到一定程度会通过功能释放需求。主题是解决多方陌生用户的场景,即同一时间内陌生用户过多了,才会释放这个功能。
 
一开始对聚聚或者Clubhouse来说,上边都是熟人,整个App就像一个村子一样,一天进来两三个人,慢慢大家就认识了,也不需要主题。当同时多个陌生用户进来,才会诞生主题这样的需求。
 
见实:没有主题大概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孟思拓:举个极端的例子,现在App就我们两个人,需要主题吗?在这样的场景下,用户follow的是人,而不是主题。
 
见实:所以你觉得Clubhouse的爆火,只是靠马斯克站台吗?
 
孟思拓:马斯克站台只是一个关键节点,前提还是a16z的投资,以及一大批投资人、KOL的站台助威。
 
这有点像星球的发展,比方说两个星球都诞生了有机物,但其中一颗忽然来了一颗陨石,带来了阳光土壤微生物等等,就会开始疯狂的演化。
 
见实:放到中国来,有这样的土壤吗,或者说怎么才能做成?
 
孟思拓:这里要看什么人带着什么资源做。但从目前来看,难度比海外大得多。
见实:现在再看Clubhouse,它在国内的发展有什么变化?
 
孟思拓:现在可能没有以前那么看好了,包括现在我也只是把聚聚当做我的“后花园”,作为一个和朋友沟通的场景。
 
一路走来,也理解了很多东西,包括现在为什么这么多公司涌入,为什么资本是一开始不投聚聚,这其实是有一些结构性问题存在的。
 
简单讲就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养一方产品。”虽然都是社交,iTunes那些做YP社交做的好的都是国内的产品,而且用户规模、盈利能力做的都不差。所以不同的环境会长出不同的产品,各有各擅长是东西。
 
见实:目前很多应用都卡在了合规上,这个聚聚一开始是怎样规避的?
孟思拓:合规的问题当时并么有考虑,因为最早的目标还是增长,形成社交网络。
见实:信息的密度肯定是从文字到语音再到视频的,而且5G也在快速发展,为什么爆发的机会是语音,而不是视频?
 
孟思拓:其实是移动设备的用户时长增长见顶了,所以视频受到的阻力更大,这里不是说视频没有机会,而是相对于视频来说,音频还有着可以并行的机会。
 
见实:Clubhouse放弃了内容的留存,这点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孟思拓:留存内容的话,用户行为会发生巨额变化,巨额变化对产品整个网络是有害的,所以才放弃了内容的留存。

原创文章,作者:数字时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imedigital.cn/868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yifan@timedigital.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