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行业要闻

学霸君爆雷倒下 CEO张凯磊回应:过去三年5次走到资金链崩断边缘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又一知名在线教育机构爆雷倒下!CEO回应:过去三年5次走到资金链崩断边缘,问题不解决不宣布破产

2021年元旦晚间,张凯磊发布了一封公开信,这名曾经的“学霸”,在线教育机构学霸君的创始人目前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张凯磊称,一位潜在投资人在“估计暴雷后的道德风险,不能投钱了,”这意味着学霸君最后的外部救助不再,“奔跑了8年的学霸君还是在2020年的冬天倒下了。”

学霸君爆雷倒下 CEO张凯磊回应:过去三年5次走到资金链崩断边缘

图/ 张凯磊朋友圈

当张凯磊在写下“学霸君1对1和优学小班要歇业了”这句话后,他首先对5万名学员、近3万名续费家长们,和8年间“陪跑”的3000多名员工、10000多位老师,以及100多个线下代理商们表达着歉意,在他看来这些都是“学霸君亏欠的人”。

在这封信中,张凯磊说,过去3年,学霸君没有融过一笔大钱,最少5次游走在资金链崩断边缘,“最危险的一次,我们甚至晚发了老师4 天的工资。”在他看来,自己的管理不善,决策错误,导致学霸君“最终没有能够拉回来”。

张凯磊说,不断有“政府领导天天约我谈话,告诉我不能颓废,处理的主体还得是学霸君,要承担起市场主体责任”,这也让他做出承诺:学霸君绝不跑路,绝不推卸责任,问题不解决不宣布破产。

在公开信中,张凯磊提及了老师和员工的安置工作时表示,最近51Talk、学而思、VIPKid接手了上千名员工,还帮垫付了本该学霸君支付的12月份工资。

张凯磊还向上海、合肥、北京的同行发起呼吁,希望能“帮忙垫付一下12月的工资”,来接手三地几百名员工。同时,他也恳请市场头部培训机构,能接手学霸君1对1和优学小班的学生,“我们愿0元对价赠送”,另外,像学霸君的拍搜、题库、班课系统,他也愿意无偿赠送,目的便是希望有机构伸出援手接纳学生。

在公开信的最后,张凯磊还对资产转移一事予以否认,并对苏州公司及优学小班等质疑予以回应。他表示,苏州公司是学霸君全资体系内的公司,原本是要用来做老师培训基地,“基本还没开展业务”,直到资金紧张时,才想把小班课放在苏州公司作为出售主体,结果因晚发老师工资,引发媒体跟进,又致使投资人因风险考量放弃购买小班课。

可以说,潜在投资人算得上张凯磊及学霸君的“救命稻草”,一场扑空,学霸君倒下既成事实。

一名学霸君1对1的加盟商徐才兵(化名)告诉记者,他在2020年8月成为学霸君1对1 的加盟商,同时还经营一家线下培训机构,为了稳定用户的情绪,“要么自己给用户退费,要么将用户安排到自己的机构上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近半年来,学霸君向苏州项目投入了近1亿元资金,作为当地招商引资项目,除了享受土地大礼包,苏州项目还直接拿到了当地政府产业基金的借款。

在线教育冰火两重天——一边是学霸君、优胜教育等教育机构接连倒下,另一边则是猿辅导、作业帮等头部企业的争相融资。在过去一年,猿辅导先后完成4轮累计35亿美元的融资,作业帮则从VC/PE处收获超23亿美元。眼下,更多的钱开始涌入在线教育头部品牌,行业洗牌悄然而至。

爆雷前还在促销圈钱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所在的一个学霸君维权群里,短短几天时间,已经收集了300多名用户的交费信息,这些家长少的交了3000多元,多的交了60000多元,如今全都面临退款无门或无法继续上课。

“我是看到海清代言所以报名的,还以为是大机构不会出问题。”沈茹说。

学霸君爆雷倒下 CEO张凯磊回应:过去三年5次走到资金链崩断边缘

海清此前的代言图

海清工作室迅速发布声明称终止与学霸君的合作,还称后者拖欠了其代言费。

“学霸君竟然在资金出现问题后,还在疯狂圈钱。”沈茹说。据报道,在“双11”和“双12”大促期间,学霸君1对1进行了大力度促销,甚至2020年12月25日还有课程顾问催用户续课,称2021年1月1日将全面上调课程价格。而此时,很多老师已被拖欠工资,说明其资金链已经出现问题。

学霸君爆雷倒下 CEO张凯磊回应:过去三年5次走到资金链崩断边缘
学霸君爆雷倒下 CEO张凯磊回应:过去三年5次走到资金链崩断边缘

但当时,老师们对公司的处境其实也不知情。直到12月26日,一个名为“学霸君1对1教务主管”的账号发布朋友圈称:“学霸君倒闭了!领导给我们召开的长达数小时的无电子设备口头会议(防止录音)。我们现在正排队上交工作手机及卡号,这也是我上交前的最后一条朋友圈。……”

据报道,学霸君1对1有2000多名兼职老师和1000多名全职老师,每人被拖欠的工资金额在每月几千元到两三万元不等。

有员工向媒体表示,就在上周,他们查询得知,公司社保和公积金已经断缴,影响面涉及到公司全体员工,而公司并未给出明确的理由。

2020年12月30日,学霸君上海和北京总部办公室均已无法进入,上海办公室物业公司在劝说用户和员工分流至派出所和劳动仲裁机构,北京办公室也已上锁,现场有民警维持秩序。

有传言称,学霸君合肥业务将由作业帮接手,还有传言称51Talk将“支援学霸君”,但两家公司相关人员都对此进行了否认。

教师被欠薪,家长分期付款仍要还款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

“我们是每个月8号可以申请提现上个月的工资,当月的25号可以到账。12月8日提现的是11月的工资,但是25号没有到账”。在学霸君兼职教英语的徐老师(化名)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学霸君没有对外官宣,她也不清楚具体怎么回事,但在12月31日学霸君的教学系统已经崩溃,“实际上前几天就已经无法排课了。不过,当时有几个孩子的课程还在系统里,虽然知道公司可能不发薪了,我还是坚持上了一些课。今天系统已经完全登不进去了”。

2020年12月27日,徐老师所在的企业微信群里中,一名学霸君的工作人员在群公告中表示,目前公司的情况还没有明确的通知,“我们也是懵的在等待官方通知”,并表示如果真的存在问题,工作人员和教师一样是受害者。

作为兼职教师,徐老师和学霸君并没有签劳动合同,也没有签过任何协议,“当时入职的时候就是直接系统开了账号,然后就上课了。招聘的人当时的意思是我们都是电子签约,但现在我也找不到这个电子签约在哪里”。徐老师认为没有具体的合同也造成了她的维权困难。

除兼职教师外,学霸君目前还有大批“全职教师”也面临着拖欠薪资的问题。“学霸君的全职教师总人数在1000人左右,拖欠了两个月的薪资,每个全职教师被拖欠的总薪资应该在2万块到4万块之间”。一位学霸君全职教师维权代表告诉南都记者。

今年四月底在学霸君入职教语文的于老师告诉南都记者,她在7月转正,收到了劳动合同,但在今年9月收到邮件称第三方机构通知学霸君换签,要求其签订一份新的员工劳动合同、劳动合同权利义务转移书、一对一教师手册签收单以及辞职信并寄回,第三方机构“易智汇”将把完整的劳动合同寄回。

学霸君爆雷倒下 CEO张凯磊回应:过去三年5次走到资金链崩断边缘

一位受访者提供给南都记者的全职教师更换合同主体邮件

但截至目前,绝大多数全职教师都并未收到盖完章的劳动合同,有学霸君的全职教师打电话给“易智汇”后,对方则称教师已辞职,和其已没有关系。

“从换合同开始,就是有预谋的,我们被骗着离职了。”于老师告诉南都记者。

此外,有多位家长告诉南都记者,他们采取的是分期付款的方式缴纳的学霸君学费,找的金融机构包括河北幸福金融、中银消费金融等,而这些采取分期付款的家长,也并没有拿到和金融机构签订的协议。

“我也没有和中银消费金融签过什么协议,当时都是班主任在网上提示操作的,我们只和学霸君单线联系。”学霸君学员家长小妍告诉南都记者,她从2019年就给孩子报了学霸君的课程,今年又续费了17000元,每个月分期付款1275元。“学霸君现在都罢工了,我的分期真不知道该怎么再付下去。”

北京市炜衡(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蒋洁雯对南方都市报表示,对于缴费后无法正常上课的家长,家长和教育机构存在服务合同关系,虽然没有订立书面的合同,但是如果有电子合同,没有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已经实际全部或部分履行的,也是有效的,“课不能继续上,家长可以主张解除、退钱等”。

但家长和金融机构的借款合同关系,也是要看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进行,“我们看来就是两个不同的合同关系,要各自独立去履行义务和行使权利”。换句话说,部分家长或要被迫还贷款。

精心遴选的招商项目

但至少从2019年开始,张凯磊就在考虑另起炉灶。

“他已经不看好在线一对一业务了,准备在苏州搞在线小班课。”徐才兵告诉记者。

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招商引资项目,招商所在地是苏州张家港市高铁新城产业园区,位于张家港市塘桥镇。

关于招商引资的由来有不同说法,苏州市委统战部官微的文章称,在苏州市欧美同学会海归创业学院(苏州)的牵线搭桥下,“学霸君”数字教育产业基地项目落户张家港高铁新城。

而张家港市政府新闻办官微的文章则称,张家港产业资本中心发挥基金招商功能,引进学霸君落户该市。

张家港市当地政府部门人士告诉记者,引进学霸君项目举行了两次仪式,一次是2020年3月20日,“学霸君”数字教育产业基地项目举行了签约仪式,一次是7月15日,张家港高铁新城城市推介会在上海召开,张凯磊专门做了主题演讲。

当地官方报道称,项目首期计划三年内建设50000平方米“学霸君”总部、综合教学、综合培训大楼,管理员工将超5000人,累积实现50亿元销售额,纳税超1亿元。

据报道,双方签订的投资意向书显示,首期用地80亩,建设学霸君总部产业园。张家港市政府官网消息称,直到2020年8月,当地塘桥镇还在紧锣密鼓地计划项目立项、备案,施工手续报批等工作。

2020年3月20日签约之后,一系列学霸君公司在苏州设立。先是3月26日成立的苏州问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苏州问吧”),注册资本7.2亿元,股东为学霸君1对1的运营主体、上海谦问万答吧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

张家港产业资本中心在其中格外重要。启信宝数据显示,2020年5月29日,苏州问吧的股权被出质给了张家港市黄泗浦网络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这是张家港产业资本中心旗下的政府新兴产业引导基金和高铁新城城投公司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其委派代表赵海峰担任苏州问吧董事。

张家港市政府网站信息显示,张家港高铁新城开发区管委会招商部副部长同样名为赵海峰。

更耐人寻味的一则官方消息是,2020年5月,当地政府在推进学霸君数字教育产业基地项目SPV公司(有限合伙企业)可转债投资事宜。也就是说,苏州问吧这笔股权质押借款,有可能会变为债转股。

张家港产业资本中心官微的文章还称,学霸君项目未来有明确的上市预期。当地官方报道也称,“未来在国内科创板或美股上市”。

事实也在向这方面推进。2020年5月11日,千闻云教育科技(苏州)有限公司成立(下称“千闻云(苏州)公司”),意味着学霸君苏州项目搭建了VIE架构。

千闻云(苏州)公司的股东为在香港注册的Wenba Technology Limited,这是VIE架构中最终上市的B.V.I离岸公司的壳公司,千闻云(苏州)公司则为其全资控股的WFOE公司(外商独资企业)。在VIE架构中,WFOE公司通过一系列协议获取国内经营实体的收益,通过香港的壳公司输送到B.V.I离岸公司。

这些国内经营实体,既包括苏州问吧,还包括2020年7月1日成立的苏州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及其三家全资子公司。

千闻云(苏州)公司的注册资本为4000万美元。张家港市政府网站消息称,2020年5月已到账1200万美元。启信宝信息显示,其他几家苏州学霸君公司已实缴了700万元人民币注册资本。此外,公开的中标公告显示,苏州问吧耗费255万元装修了办公室,该工程于9月完工。也就是说,学霸君苏州项目已投入近亿元资金。

如今,学霸君爆雷,苏州项目何去何从尚难以知晓。爆雷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即2020年12月28日,塘桥镇政府官方微信就删去了历史文章中学霸君项目的信息。多名塘桥镇和高铁新城城投公司人士面对记者的采访都讳莫如深,表示毫不知情。

张家港产业资本中心官微的文章曾写道:2019年12月,产业资本中心经过精心遴选,将“学霸君”项目推荐给高铁新城,期间产业资本中心会同高铁新城多次赴上海调研“学霸君”项目,并参与项目的多轮商议。

学霸君2020年3月还在苏州常熟市注册了一家苏州千问万答教育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启信宝信息显示,12月29日,常熟市市场监管局以“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将这家公司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收费违法监管要求

12月30日,优学小班的客服对记者表示该课程还在正常销售,但多次强调优学小班与学霸君1对1没有任何关系。

优学小班使用“有课”在线系统教学,这个教学软件曾名为“学霸君有课”,但12月9日发布的新版用户协议中,运营主体已变更为苏州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一名学霸君1对1的课程顾问介绍,自己12月的工作主要是向家长推销小班课,到12月20日已经完成了30多单。还有的学霸君1对1的老师在9月曾被要求换签劳动合同,更改后的用人单位是苏州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张凯磊曾披露爆雷前小班课已有5万名用户,但这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烧钱”促销。目前优学小班只面向3-7年级提供寒假课程,包含语数外三科共18节课的价格只有150元。

学霸君成立于2013年,旗下业务主要包括拍照搜题、在线一对一辅导等。截至目前,学霸君共完成6次融资,最近的一次是2017年1月来自远翼资本、招商资本、晟道投资、启明创投等机构的1亿美元C轮融资,距今已经过去近4年。

在线一对一曾经是在线教育做火热的赛道。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回忆,2016年跟谁学经营困难时,投资人多次劝他转向一对一业务。

但现在,一对一的风口已过,市场上的头部机构只剩下掌门教育。9月30日,掌门教育再次获得4亿美元战略投资,据业内人士透露,2020年,掌门年营收预计将达到60亿元。

2019年,掌门创始人张翼在接受采访时曾直言,“1对1模式的机会只属于第一名,第二名以后就很难盈利,这几乎是无法改变的一件事情。”

在线一对一需要大量老师,存在“规模不经济”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学霸君1对1聘用了大量兼职老师以降低成本,有的是在校大学生,有的是公办学校老师,还有的是培训机构或个人工作室老师。这个一对一赛道初期的模式此后逐渐被其他机构放弃,但学霸君始终没有改变。

尽管降低了成本,但兼职教师人数太多,导致教师筛选和培训难度大,教学质量参差不齐。而且,兼职老师产能更低,收入也低,个人发展空间有限,教师流动性很大。

一对一机构很容易出现合规问题。在2020年3月由21世纪经济报道发布的《K12在线教育头部公司测评报告》中,学霸君1对1存在聘用中小学教师、公布教师资质信息不完整、直播结束时间超过21:00、一次性收费超60课时等问题,在一对一机构中表现最差。

尤其是在“预付学费越多,单价越便宜”的促销政策下,机构鼓动家长动辄一次性缴纳数万元学费,远远超过了“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60课时的费用”的监管要求,如今一夕爆雷,留下难解困局。

附公开信全文:

学霸君爆雷倒下 CEO张凯磊回应:过去三年5次走到资金链崩断边缘

原创文章,作者:数字时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imedigital.cn/393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yifan@timedigital.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